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美文欣赏西宁爱情故事三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传统国学

我的幸福时刻很快结束了,电视中的蝙蝠侠依旧是那么的英勇,财富美女荣誉他是一样都不含糊,我随着电影的情节而激动,仿佛那个救世界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是我一样,我承认看这种片子就跟吸食鸦片一样,是对精神的一种短暂麻痹,而麻痹也随着一声开门锁的声音,以及随后而来的高跟鞋声而宣告结束。是的,我妈回来了,我的艰苦时刻来了。

你下楼买一斤韭叶去(指一种三四厘米宽的面条),今天晚上吃炸酱面。我妈对我说,我仔细辨别了一下,却惊奇的发现其中似乎并没有通常的那种愤怒和幽怨。而自从我没工作后,我妈和我说话大多是以“损娃”这个词语开头。

哪你上楼来的时候怎么不自己买上呢?

损娃,一天家里呆着什么事情都不干,你也不小了,还在家里呆着你要不要脸,叫你买个东西也要说,你看看人家肖洋,都结婚了,事业有成的,你北京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再看看你……

哦,我到哪去买啊?

到大什字去买,要不你去大通买也行,反正你觉得哪里有你就去哪里买吧!

如果有场什么“青海话母子损人大赛”的话,我相信我和我妈绝对有实力参加,我们青海人管这叫“谝(pian)人”,而在湖南话里则叫“策(ce)人”,天津话叫“贫嘴”,我在大学的时候就有人称我为“策神”,而我妈在单位也以刀子嘴豆腐心而被人所熟知。于是我穿了衣服下了楼,到不远的菜市场去买面条。

买了面条回到家,我爸也下班回来了,如果按六十岁退休,他还要再干五六年,现在事情就是这样,我爸妈都还在上班赚钱,而他们的儿子却在家养着。虽然我对失业一事没太大感触,但是看到父母工作的辛苦,对我的触动总还是有的,那是一点一滴的触动,就像有个人在你快睡觉的时候拉拉你的耳朵,你醒来了,却看不到那个人一样。

在吃饭的时候,我爸对我说,你在家呆着也没意思,明天我去兰州出趟差,你跟我去吧。我吃着饭没肯声,我妈就问我爸,行吗?我爸说,没关系,就一个司机。在收拾碗筷的时候,我问我爸,明天什么时候走?

我以为西宁到兰州汽车走高速只用四个小时就到了,可是实际上,即使走六个小时也不一定到,原因主要是高速公路到了甘肃境内就没了,紧接着的是坑凹不平的小路,路上车辆拥挤且有施工单位在对公路刨肠开肚,所以汽车只能河南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走走停停。我坐的是一辆东风五吨型的康明斯,而我就坐在驾驶室最中间那个高高的位置上。司机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显然对我情况有那么点耳闻(在我父母那个大型国企,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对我的经历表示着好奇和佩服。佩服个鸟!我爸则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抽着烟,我看到烟的名字叫“兰州”,听他说,在西宁这烟是不让公开卖的。

就这样,在经过了六个多小时的行驶后,汽车过了银滩大桥到了兰州安宁区,我爸开口对我说,见了那些人你就说是到我们厂实习的大学生。我点了点头,你癫痫病都有哪些急救方法总不能对人家说,哦,这是我儿子,没事情干,过来玩玩的吧?我们去的地方叫“兰州美斯乐锻造公司”,司机不知道那个厂在什么地方,我爸也不知道,就打电话给那个公司,很快公司派了辆长城皮卡,到约好地方等我们,然后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

兰州美斯乐锻造公司在兰州安宁区一个叫崔家堡的地方,作为好几路公交车的终点站,你就可以猜想到这是一个多么偏僻的地方了,而我也是从公交车的站牌上知道我所在位置的。公司说是公司,实际上却只是一个私人小厂,因为我和我爸是来拉货的,也就是说,我们是他们的顾客(确切的说应该是代表),所以小老板对我们很是热情,等把车和司机安顿好,小老板便带了瓶白酒,开着他那辆皮卡带我和我爸去了他所称“兰州最好的羊肉店”,席间我和小老板喝白酒,我爸很是生气,就旁敲侧击的对我说,小李,你还能喝吗?小老板就说,现在刚毕业的大学生都能喝!我也对我爸说,李司郑州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没关系的。气的我爸没话说,谁叫我是“刚毕业来实习的大学生”呢。

那天我们三个人一共吃了三百多块钱,而当天晚上,我和我爸,还有司机三个人睡的是每人十块钱一晚上的“兰州机床厂招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