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梅臻大叔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短篇小说

  梅臻大叔是我们屋场里人,在我们下荷塘,人们喜欢把玩名堂的人叫做法官师傅,或者简称“法官师”“法官”,梅臻大叔就是个典型的法官师傅。

  我认识梅臻大叔的时候,他刚刚结婚,而我就是个上十岁的孩子。那时候,出集体工,我基本上看不见他在队上做事,能看见他的时候,就只能是在他家住宅的早晚时间了。

  梅臻大叔长得高高大大,脸上总挂着笑意。他不到队上做工,能去做什么呢?我想不明白,又不能去问他,你要是去问他,他肯定会说,小孩子家家的,管大人事做么?

  那时候,梅臻大叔就住在正堂屋东边下首两个破屋子里,那两个破屋子还是土改时从地主手里夺来的胜利果实,那个地主也太搞笑了,现在农民家的猪圈都比他家房子好,他竟然还挂了那个金字招牌。我当年看见的梅臻大叔家房子,就是从正堂屋走进去有一个仄仄小堂屋,边上有两个小小的破房子。

  刚结婚的梅臻大叔把一个新媳妇撂在家里荒着,他那媳妇年方二十,新的犁铧在她身上耕耘过后,她身上的土壤就开始蓬松起来,天天嚷着要主人给她浇水施肥,无奈这个梅臻法官师傅对老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时候甚至十天半月不在家,就让他老婆的青春土地在那里撂荒。

  梅臻老婆就在心里对老公说,好吧,你不来耕耘,我就找人来替你耕耘吧!于是,这女子就把眼光瞄准了当时在夜校教书的秀蔓老师。这个秀蔓老师才从高级中学毕业回来不久,也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他那时是我们屋场里最大的知识分子,青年人唯其马首是瞻。

  梅臻老婆瞄准秀蔓老师,她想方设法去贴近他,晚饭碗一放,就早早来到夜校,抢在最前面一排的中间位置坐好,这里隔秀蔓老师最近,几乎可以闻到秀蔓老师鼻孔里呼出来的气息。她一双眼睛火辣辣地望着讲课的秀蔓老师,就是不看书,也不看黑板。一到下课,就用言语去挑逗秀蔓老师。有时候说“秀蔓老师,你一个人睡觉怕吗,我一个人睡觉好怕啊,要是有个伴就好了”,有时候说“秀蔓老师,你哪个地方怕羞啊,让我挠挠就知道了”。

  秀蔓老师想归想,他却是个腼腆的人,梅臻女人一挑逗,他老是面红耳赤,说话也结结巴巴,肚子的知识无法应对这个开放式的少妇。梅臻女人见秀蔓老师并不严厉谴责她的轻佻时,就判断这个秀蔓老师不是不愿意,只是怕羞,于是,她就采取了公开的措施。

  梅臻女人的措施是最直白的,她在夜校散学后,就直接拉着秀蔓老师往家里拖,众目睽睽之下,秀蔓老师当然怕羞怕丑,几次都挣脱了梅臻女人的拖拽,直到第三个晚上,梅臻女人才成功。这晚上一散学,她就叫来几个姑娘,叫她们帮忙在后面推着秀蔓老师。就这样,梅臻女人在前面拉拽,几个姑娘在后面推搡,大家一起合力,将秀蔓老师弄到了梅臻大叔夫妻的婚床上。

  梅臻女人大功告成,那天晚上,她就把秀蔓老师留宿了一夜。那时候,屋场里还很保守,即使有人偷情,也是在地下偷偷摸摸进行的,梅臻女人的大胆算是给人们开了眼界,她的偷情是公开的,也是肆无忌惮的,而且,她根本就没想到要对自己的男人避讳。

  后来,梅臻大叔回家了,就有好事者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梅臻大叔。梅臻大叔听后,就笑着说,我知道了,我老婆对我说过,我不回家她就要如何如何,我就说,你想如何就如何,拔了萝卜不是还有个眼嘛,我又不失什么。投诉的人讨了个没趣,只好自己走开了。

  这时候,我还是不知道这个梅臻大叔是做么事的,直到有一天,我们学校里出了一件大事,我才对这个梅臻大叔有一点感性的认识。

  那时候,我在青藜小学读书,每逢下课,学校里的学生就疯了一样满世界追打,捉迷藏的人,还把自己藏到了后园竹林子里。一个叫秀全的男孩子这天一进竹林子里就踩到了一颗炸弹,把他的脚炸掉了一大块肉,我们当时看见他的时候,只见他的脚血淋淋的。

  秀全踩响这颗炸弹的时候,竹林子里发出一声巨响,所有的学生都听到了这声音,不管玩什么游戏的都停止了玩耍,跑去看稀物,谁知看到的是秀全扶着竹子站在那里哭着,一只好脚蹬地,一只伤脚离地吊着,大家纷纷议论,都说这炸弹是梅臻大叔做的,他放在竹园子里就是为了炸野兽,而且,还说他在竹园子里放了好多只捕兽的铁齿夹。有大学生一声哦吙,就有一群人跟着去竹园里找铁齿夹,果然就找出来了几只。那东西果然厉害,一只铁齿夹,要有很大的力气才踩得开,只要有动物经过了它的弹夹,那两片铁甲齿就会关闭起来将动物牢牢地夹住,再厉害也逃不脱的,就是人,若是不小心踩住了它,也是会被夹住的。

  这样的事要是放在今天那就不得了,可是,在五十年前,那就不是事了。大家都知道,这炸弹是梅臻大叔做的,也是他投放的,而且还炸伤了学生。大家知道,这捕兽夹也是梅臻大叔放的,它随时都会威胁学生的人身安全。就是没人去知会梅臻大叔,叫他注意安全,不要在学校周围投放。梅臻大叔也知道自己的炸弹炸伤了学生,不要说他会受到处罚,不要说他去上门赔礼道歉,甚至,他连问候都懒得去问候一声,依然我行我素,依然在学校后面的竹园里投放炸弹,安放捕兽夹。

  我终于知道了,梅臻大叔就是个自学成才的猎人。

  自从他知道老婆和秀蔓老师那幕戏以后,梅臻大叔口里说着拔了萝卜不是还有个眼,实际上他还是改变自己的起居生活习惯,还是尽量回到家里来住,悉心地耕耘着老婆那块青春田园。

  夏天的晚上,一屋场人在大地坪乘凉,一群年轻人围着梅臻,叫他传授耕耘老婆的秘籍。我们这群小伢子在外围蹦蹦跳跳吵闹,只听得梅臻大叔笑眯眯地说,这经验呀,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别人说的不算数。我就是这样的,犁一个圈歇一下,犁一个圈再歇一下,让犁头在泥土里发颤,犁头才会插得更深。有人问梅臻大叔一晚上可以做几次,梅臻大叔就说,这没准数啊,有时是连续二次,有时一个晚上不知道几次,总之,只要犁头有劲,你就可以一直耕耘下去。

  这样的晕话,我们当时是听不懂的,直到很久以后,自己结婚了,有了自己要耕耘的田园,才有直接的体会。

  梅臻大叔这样勤奋地耕耘老婆这块土地,秀蔓老师后来自然就不必去代劳了,只好犁耙高挂,或者另寻处女地去开发。梅臻大叔的辛勤耕耘自然也有丰厚的报酬,他老婆在二十年内一口气给他生了八个女儿,生到第四个女儿的时候,梅臻大叔就不知道要给女儿取什么名字好了,干脆就以顺序叫做四衣,再后面的就叫五衣、六衣、七衣、八衣。

  生八个子女在过去社会稀松平常,在当今社会可是一个奇迹。一是计划生育不准多生啊,二是生多了拿什么养活他们?梅臻夫妻之所以这样不厌其烦地生下去,完全是为了想得到一个男娃,等到梅臻女人生第九胎的时候,终于生下了一个男娃,但是,这男娃还在梅臻女人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这真是奇了怪了,生女娃的时候,顺风顺水,即使去茅室里屙尿生在粪池里,捞上来还是活蹦乱跳的,一轮到生男娃,竟然就胎死腹中了,这是不是女娃命贱好养的道理?

  家庭成员一增多后,负担就重起来,梅臻大叔就改变的自己的身份,他不再是个专业的猎人了。他做专业猎人的时候,是要向队里上交金币的。这时候,他回来做了一名出工的社员,就不用向队里交金币了。梅臻大叔变成了一个业余猎人,主要在夜间和雨天狩猎。

  每天晚饭后,梅臻大叔总是扛着一把自制的猎枪出发了,有时候走十几里地,有时候走几十里地,黄鼠狼、野鸡、兔子、斑鸠、蛇等等动物,都是他捕猎的对象。手气好的话,两三小时后就回家了,手气不好的话,他在外面乱蹿一夜,早上回来,还是扛着一把空猎枪,一无所获,这时候,你要仔细看他的脸,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字:辛苦。

  有天晚上,梅臻大叔扛着一支猎枪去南山狩猎,走过了一只山包,他就看见山坡中的几株杉树下,有两团白色的东西在晃动,他看不见那东西,估计那是两只野山羊,便不前进了,怕惊跑了它们。梅臻大叔趴在地上,将猎枪瞄准了那两团白东西,“吧”的一枪打过去,只听得“唉哟”一声叫了起来,他想,这不好了,这不是什么野山羊,这是两个人了。

  梅臻大叔走了过去,就看见了屋场里的秀山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妹子在一起,不用说,他们是在偷吃野食,那两团白东西原来是他们的屁股。秀山说,你这个梅臻要死啊,打野猪就打野猪,怎么打到我屁股上了?梅臻大叔说,我还以为是两只野山羊在缠绵呢,没想到是两个人,得罪得罪。秀山说,我不要你道歉,只要你赔钱,你看,你把我屁股打出了一道沟一个洞,血糊糊的。那女的说,你只打出了一个洞还好点啊 ,我那里打出了两个洞,要赔就多赔点。

  梅臻大叔说,好啊,你们要我赔多少钱?秀山说,一个人五千,两个人一万元。那女的说,我五千少了,你五千元,我就要一万元,合起来是一万五千元。梅臻大叔就笑了,他笑的合不拢嘴,秀山问他笑什么,他说,我真高兴啊,你老婆老是要我看着你,今晚上我终于看见你了,我这就回去,把要赔的钱送到你老婆手里。秀山说,好了好了,不要你赔钱了,我们自己的洞口自己补上,你也不要到外面讲今晚上的见闻,我们互不亏欠,好不好?

  梅臻大叔就笑着走了,回来后讲给自己老婆听,他老婆听后就发感慨说,如今的人比我那时候还要开放啊,我那时候是在灯光下拽人,他们这时候是月亮照着他拽人,还把白屁股对着满天的星星,又不怕得罪天里爹爹。

  如果是在雨天不好狩猎,就可以看见梅臻大叔肩了一把团鱼叉,背着一个鱼篓子,穿一身雨衣雨裤出发。我们这里多的是山塘堰坝河湖港汊,多的是水域。梅臻大叔就用团鱼叉在水里叉团鱼乌龟,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别人却是学不像,梅臻大叔能叉到团鱼乌龟,别人就只能空手而归。

  后来集体解散,土地又分到户了,国家开始松绑,丧葬风俗便开始在农村兴盛起来,可以大肆请客大摆宴席了,也可以大讲排场了。无论哪里只要死了人,就有后家玩龙举鹤。后家人把丧礼钱集起来买好龙鹤一类祭物后,剩下的钱全部买了炮竹,还要租用十三把火铳,一火铳打出去,响声震天,犹如霹雳。梅臻适时转变,开始制作土铳和土火药出租,我不知道这其中的利润是多少,我只知道梅臻大叔做的风生水起,财利滚滚。

  有一次,杨家人做后家,他们在梅臻大叔那里租用了十三把土火铳,离丧家还有三里地,后家就把火铳打得震天价响,土火药出膛以后,在空中开花,然后就有一粒珠子从空中射向后家送葬的队伍,击中了一位女老师的眼睛,当时就打爆了她一只眼,只见她手捧着痛眼滚倒在地,厉声地尖叫着,送葬的队伍只好停下来,围着她看,又不知她伤得多重,送到医院才知道,这个女老师的一只眼睛算是报销了。后来,这个女老师把病眼挖掉,安了一只假眼,一天到晚戴着一副有色眼镜。

  这件事情把梅臻大叔吓了个半死,倘若是伤者报案,他是要吃官司的,是要吃牢饭的,还要赔钱给人家。他停止了制作土火药,也停止了对外租用土火铳,再有人做后家,人们就不用土火铳了,开始使用一个个的大炮,或者是一箱箱的冲天炮。其实,只要是燃放炮竹,危险就无处不在。令梅臻大叔欣喜的是,伤者既没有报案,也没来找他索赔,让他躲过了一劫。

  八十年代,农村开始普及自行车,梅臻大叔也有一辆自行车,只是他的自行车与众不同,他在三角叉上安放了一坨铁疙瘩,不知道里面是存放的汽油还是充的电,总之,别人要用脚踏自行车,他却是借用动力踏自行车前行。

  梅臻大叔的八个女儿一个个在长大,又一个个嫁出去了,最后,他们夫妻二人从最热闹的一家回归到当年刚结婚时的二人世界。这时候,秀蔓老师也早就病死了,烂做了泥土,梅臻女人也早就忘记他们的故事了,屋场里人大多也不记得那有趣的一幕了。又过了几年,梅臻女人也死了,梅臻大叔将自己女人埋葬之后,自己也垂垂老矣,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屋里再没一个人和他说话了,他成了一个活死人。

高邑县哪个医院羊癫疯治的好现在治疗癫痫最好的方法治疗癫痫有啥药物呢

本文标题:梅臻大叔

本文链接:http://zw.nohzy.com/dpxs/99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