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小说老头被人寻仇新居中布风水杀局要他全家人的命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经典文学

上海。是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拥有深厚的近代城市文化底蕴和众多历史古迹。江南传统吴越文化与西方传入的工业文化相融合形成上海特有的海派文化,早在宋代就有了“上海”之名,1843年后上海成为对外开放的商埠并迅速发展成为远东第一大城市。

也就是在那时,国外的各种宗教进入上海,而正一道教在上海名势渐微。在早起上海是个鱼龙混杂的大都市,城中法国人,日本人,美国人等,各据一方。伊斯兰教,天主教在上海盛行。正一道教势力单薄,只能隐于山林。

改革开放以后,上海和其他地方一样,成为五宗教并存的现象,道教也得当了很好的发展。摒弃了近代一些商业化的内容,恢复了道教信仰本来的面目。同时,积极开展国际间的友好往来,发展与台湾、香港、澳门道教界的交往和联系。

虽然官方文字诉说的道教已经摒弃了曾经一些商业化的内容,那只是说登得上台面的道观,宗师等。他们一心潜修,常年久居道观,确实弘扬了道教信仰的文化。

但也有一些,打着道教的旗号,肯蒙拐骗,以微末的本事夸大其词,骗财骗名声!

这不,在上海可以说小有名气的赵氏集团的老太爷被人坑的够呛。差点没把小孙女的命给搭上。

当初在洛阳,赵老头不得不委曲求全,任凭王老的宰割。在他的小孙女痊愈以后,祖孙三口像请大爷一般恭敬的将王家祖孙俩弄到了上海。

小王浩虽然平时也居住在洛阳市里,他的父亲有车,平时最远的距离也就是到三爷爷家。才六岁的他第一次坐飞机,着实是刺激的够呛。每当飞机起飞降落时他都觉得自己不是自己了,心和魂都不知飞哪去了。

不过还好,小王浩很坚强,并没有哭,也没有哇哇大吐。

抵达上海后,早有专车在机场外等待。一行五人坐着车直接向赵家新买的别墅小院行去。

“王老哥,晚上打算吃的什么,我让下边先给你准备着。呵呵呵...”

下了飞机,回到了上海,小孙女的病也全好了。赵老心里踏实很多,毕竟和王老这么多年的交情了。钱对他来说现在都是身外之物,他儿子还年轻,在奋斗个三四十年那也是没问题的,只要家里人健健康康,也算是他安享晚年的幸福吧。

王老没理会找老头,而是笑着抚摸这着正好奇的四处打量的小王浩的脑袋,问道“小浩啊,你想吃点什么呀?随便点,这的吃的,没有你吃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啊!对!小王浩,跟赵爷爷说,你想吃什么。算是爷爷给你接风洗尘,大胆开口!”

赵老是多聪明个人那,知道王老疼这个孙子跟什么是的,立马顺着他的话接了过来。

小王浩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飞机场,第一次见过这么多的车!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去了。说道吃的,小王浩的喉咙咕噜咕噜的咽唾沫。想到了洛阳城的小吃,牛肉汤,羊肉烫面角。

有些喏喏的说道:“我,我想吃牛肉汤。”

声音很小,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在洛阳,他们只是普通的小资家庭,父母都是上班族,从有记忆起就是上幼儿园,放假了就在村里的三爷爷家。能吃上一碗牛肉汤那就是美味了。

“哈哈哈,好!就给我们小浩做牛肉汤。”赵老头看着小王浩可爱的模样,和自己的小孙女完全是两种性格,不由的发自内心的喜欢这小子。

随即吩咐了司机,让家里准备牛肉,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王老也没仔细听都是些什么,自顾的坐在车里闭目养神。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车辆抵达了赵家的别墅小区。

此处依上傍水,鸟语花香,确实是个不错的清静之地。周围小区错落有致治癫痫病卡马西平效果好吗,独栋独院绿化非常之好。而赵家的位置,更是独一无二,建在北山的半山腰处,每日太阳初升,第一个便是洒落在他家的小院内。

只是,王老自从进入小区后,眉头就未舒展过。无论是从行车路线,还是周围其他小区的建筑位置,心神不宁。

赵老似乎发现了王老的变化,有些担心的问道:“王老哥,怎么样?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不好说,还是先吃过东西以后在看吧。毕竟老头子我年岁大了。一饿了就心神不宁,生怕明儿在吃不到了!呵呵呵...”

脸上虽然在笑,嘴上虽然在打趣。可心里,却是将此事作为头等大事看待了。只不过,他不想让自己多年的老友太过伤神,这事儿,绝不简单。

来到赵老家的别墅小院,还真不是一般的奢侈!小院在半山腰二建,周围在绿树丛中隐藏着水泥护墙。大门朝东而开,进门是个循环水的小池塘,水塘中养着金鱼,角落还有荷花。绕过鱼塘,是赵家人的居所,王老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而天眼已开,看着整个别墅三层小楼灰气冲天。

在天空中隐隐可见灰色气质形成的云朵。

类似如此浓郁的死气,只有在火葬场殡仪馆才能看得到,而赵家的小院,居然已经变成了这样。

恐怕居住在院中的人,定然身体不会好到哪去。也不知道这赵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以至于布下如此断子绝孙的大阵。

心中在暗自观察小院,王老的脸上却笑着和从房间中走出的赵老大儿子和儿媳妇几人打招呼。

“哈哈哈,王伯景洪市治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好伯。好几年不见啦,您老还是这么老当益壮啊!”

这迎出来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是赵老的大儿子,赵学武,跟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太太和十岁大的儿子。

“是学武啊,儿子都这么大啦,呵呵呵。不错,不错。”

王老领着小王浩和赵学武大招呼,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眉宇间透着灰色的气息,虽然很淡,还不足以影响命途,但小打小闹脾气浮躁是在所难免的。

在看他身边的妻子,面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是在之前心中有气所致,这两口子应该刚刚吵过架。

“小浩,这是你大伯,和大婶,快叫人。”

小王浩,脆声的和二人打招呼,小样子非常可爱。赵学武让儿子拉着小王浩和赵莹一起先向别墅内走去了。

赵学文的妻子,三十岁左右,身材高挑纤瘦,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见到自己的女儿活蹦乱跳的,心中欢喜,只是因为激动而咳咳的咳嗽起来。在她眉宇间的灰色气体最为浓郁。

“谢谢王伯伯对小女的救命之恩,女子来到王老的身前就要下跪。”

王老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笑着说道:“我和你家老爷子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的好婴儿癫痫病症状孙女有事我能袖手旁观么。呵呵呵,既然我都来了,想答谢我就多做点好吃的就成!”

女子擦掉眼角的泪水,微笑的轻嗯了一声,在前方引路带着自己的老爷子和王老一同向屋内走去。

进入别墅,让王老更加心惊。这里简直就和殡仪馆浓郁的气息一样。这种地方,也就赵老头子命硬,又是军人出身本事三味真火旺盛,阴煞难侵,要是旁的老头估计早就一命呜呼了。

通过天眼,王老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小王浩和赵莹两人的身体周围,有一层别人看不到的金光保护着,房间中灰色的气体无法入侵他们的身体,而其他人却都在深受其害。

吃过饭后王老让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玩,和赵老以散步为由在小区里转悠着。

“老赵,你最近几年做生意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走出小院,王老头这才开始询问起来。

闻言的赵老,疑惑的看了一眼,心中明了,一定是这院子让人动了手脚。叹息一声说道:“你也知道,生意场如北京比较权威的癫痫医院战场。我前半辈子都在部队里,雷厉风行,征战沙场。从来不喜欢别人压着我,前几年,有个同样做外贸生意的人,在上海做的很大,来跟我争地盘。我靠着在上海的各层关系,使那人在上海的生意无路可走,最终破产了。”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破产的并不是那个人。而是他的一个朋友,在上海主持大局,那人听说是个海外归来的投资商。他的朋友因为破产而跳楼自杀了,顺带着他的妻儿也因为煤气泄漏死在了家中。”

赵老显得有些愧疚,哀伤。显然,这个结果并非是他意料之中。当初他也没想着要将此时做的这么决。

在那之后,他的儿子赵学文从海外归来,接收了公司。一路行来风生水起,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他也就在那件事以后告老归田,回家哄孙女享清福了。

王老一边听着他的讲述,一边四处观察着整个小区的布局。

“赵老,这次你得罪的人绝对不简单。这个别墅,是什么人介绍你的?”

“这是一个生意场上的老朋友介绍的,他家也住在这个小区,说地方不错。我也找人特意来看了一下,前有水,背靠山。位置又朝阳,地方清静。所以...”

“你被人算计了!”王老扔下一句话,山头的位置走去。王老别看快八十的人了,身子骨却不是一般的硬实,爬到山顶也不见他气喘。

赵老一直追着他的脚步一起登上了山顶,此时太阳已经渐渐落山,夕阳从西北方照耀而来。在山顶有一座小凉亭,在这里看日落还真是一种畅快的享受。

“老哥,你这话怎么说?难道,这房子的古怪很不一般?”

王老表情严肃,眯着眼看着山后与山前规格坐落一致的小院。沉声说道:

“刚刚到别墅的时候,你的儿子孙子们都在,我不便多说。现在我可以很严重的告诉你。如果这趟我没来,这个家中可能除了你,在一个月之内都将死于非命。”

本文来自小说《奇门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