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兰州印象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txt下载

在梦里都从没把自己和兰州联系在一起,猛然间却发现兰州已经在眼前。

出了车站的站台,抬眼见几座10多、20层的高楼偎在站前的广场和马路边,下午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三月的兰州基本无风,人流适中,想象里兰州拉面馆的人物并没有迎面扑来,仍然是一样的城市,一样的街道,一样的人们,一样的春天,一样的和风。只是空气里的水分少了许多,在先见的一路上土土秃秃而绵延的山包,在后来的下榻中用过的毛巾3小时就脆干脆干的房间,充分证明了我的这分感觉。

一路上扎眼的横无际涯的黄土,一路上铺面的连绵不断的“黄”山,一路上零零星星、三三两两散落于山坡、山谷、山洼间土黄而低矮的或民房或村庄,间或偶见一星点的溪水或山泉,使得我不敢相信眼前的叫做兰州的金城:抬头是兰兰的天,举目是依稀的青山——早春的绿,主体依然是孕育一冬的墨青,我对她从前的一无所知,倏然消散。

匆匆而来,没有一丁点的准备——哪怕看上几眼地图,搜罗几份有关的风土人情都没时间,就这样置身于如意形状的甘肃大地,黄河一般蜿蜒悠长的兰州金城,没有陌生感;似曾相识,油然翩至。

一辆的士招手即来,我们向西行驶约莫10多分钟,南望是触手可及的悠悠长长的山峦。路两边稀疏的树干紧挨着房屋,没有什么绿芽,也基本没有分隔的人行道,街面倒算洁净;待车子北拐来,高楼渐次多了,交叉的路口也渐次宽敞。

后来才知道,已经接近了兰州的中心,市府和省人大就在不远的北边的黄河南岸;后来也才慢慢亲身的体验到兰州顺河而筑的东西的长和傍河而建的南北的狭,土地资源对于金城来说,是弥足珍贵的。再后来,便听说了兰州的“河北”和“桥南”的由来,“河北”的促狭,“桥南”的相对阔绰又是我在行将离开这座长而高的金城的前一天才亲眼所见了。

放下背上的行囊,稍稍洗却旅途的疲惫,粗粗打理心绪的灵动长春治疗癫痫好的专科,我们又匆匆奔波在皋兰山麓的兰州城里。出门就见到一块绿地,坪上的草,黄黄的,得留心仔细的瞅,方能见几丝微细的嫩绿怯怯的藏于其间;绿地不大,也就大概四五百平的样子,周边是北去东往、车流不息的马路,三两不一的或年轻或年长的10多人,散围在绿地的四边;一个浇水的工人正扬起翻飞的水帘,午后的阳光透过水波的折射,泛起彩色的水花溅润了我对视的双眼。这一刻,我其实并没意识到,那片绿地竟是我来到这座陇西走廊腹地的金城,在工作和休息场所之间唯一的绿地。

越过出租车窗的玻璃,2边的楼房如幻灯片般快速的变换,没来得及在心扉里停留,便从眼睛里溜走。无暇感受兰州城的异域风情,此行虽也是旅程,但工作才是目的,才是此行的重中之重。只是我身之深处的一颗灵心,仍然在一意找寻真与美的风景。

出租车向北、向东拐了2个弯,行了大约6、7分钟神经性癫痫病可以治愈吗,前面出现一个大的转盘,转行道宽而整洁,环绕的是鳞次栉比的7、8座高高耸立的外装修气宇轩昂的楼群,宜昌治癫痫病最好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那是兰州不多见的广场之一——红星广场。再北拐,下午4点的光景,我们一行三人到达了目的地:金昌北路亚太大厦。

时间飞快,在第一次的见面寒暄后,并没做什么事,傍晚便如约而至。这里的领导和各部门的同仁基本都是总部派驻的,不习惯兰州的本土饮食和习俗,牛羊肉和辣味和面食是不怎么吃的。

走出办公室,已经是下午18:30左右了,但兰州的天依然亮堂,抬眼望天,我不禁一愣:兰兰的天空遗留下夕阳的余晖,竟然是碧蓝碧蓝的,如一块好大的幕布。这在我的心里远远超越了预期,而皋兰山土生土长的同事告诉我,近年政府特别注重环境的治理和保护,引黄河水上南北的山麓,大面积植树植被,防风护沙,使得这片金城洁净许多。而在甘南大片的土地上,碧蓝碧蓝,一碧如洗是天地间的主旋律。

在我多达一周多的兰州之行旅程里,2次的邂逅黄河以及后来的数天所见印证了同事的述说,也彻底改变了我对金城的认识。因为城市的东西狭长和穿城而过的黄河的南北分隔,这里的城市公交线路也依河穿行,有桥才越桥逆转,票价大都1元钱,车多,座多,不挤,市民多闲暇从容;黄河两岸的观光带,绿化带集中而大度,吸引了无数的外来旅客和自己的市民。

我到兰州的前一天,正赶上上游(就是青海省了)开闸放水,黄河水滚滚而来,汹涌东去,连绵不绝,那流淌的气势,犹如一位正当哺乳期的年轻而成熟,风姿绰约的母亲,在孜孜哺育活泼可爱的孩子。这种印象,会永久存留于我一生的记忆里,永不退色。

行将离开兰州的头一天,也就是2009年3月25日下午,我终于忙完手头的(是这次出差必须完成的)工作,自己为自己挤出点空闲,独自一人溜出办公室,奔向兰州黄河“天下第一桥”——中山桥——纯铁焊制的一座有近百年历史的不给走车的步行桥,她成为兰州与黄河的象征,是金城旅游的黄金景点,大凡来兰州的游客,都会在桥头,或桥上,或桥尾,抑或桥碑处留个影(表示已经来过啦)。而我,是个例外。

站在桥上,隔栏观望滚滚的黄河水,心中怦然涌起一丝淡淡的依恋,从巴彦喀拉山脉涓涓汇聚的水流,不远千里万里向着遥远的大海,蜿蜒曲折着,一分一秒不肯停下追逐的脚步,又在年年月月日日,分分秒秒丝丝的滋润着炎黄子孙坚强不屈的脉搏,歌唱着华夏儿女生生不息的脊梁。伫立在现在看来并不很雄伟壮观的铁桥上,我向西遥望:几片白云浮在辽阔而碧蓝色的天幕背景里,三月的阳光映射着波光粼粼的黄河水,流动的浪花激起片片涟漪,耳际不时响着水流相互击打的哗哗声;长长满冬里孕育的春芽正悄悄点绿两岸植树的枝头,金城的春天在黄河的歌唱里正羞涩的苏醒……

漫步母亲黄河的南岸,我闲庭信步于稀稀疏疏的金城市民中间,好一处恬淡闲适,静谧祥和的图画:人们不急不缓,悠然淡定,三三两两,神情从容,悠悠长长融于蓝天、净土、黄水间……

渐渐宽阔的河岸清晰了我的视线,马路对面一座雕塑映入我的眼帘:黄沙色的基座略带些暗红色调,在澄蓝而飘着片片白云的宽郑州好的癫痫医院广的天幕下,在土黄而点缀着抹抹新绿的远山映衬里,在摆着整齐而红紫的盆盆春花的簇拥中,年轻而健美的母亲用一只手臂撑起一圈不大但非常安全的天地,侧卧着优美而恬淡的身姿,正用慈爱深情的眼神呵护着膝前的孩儿——小家伙光着柔滑洁白如藕节的四肢和屁股,趴着撑起好奇的小脑袋,打量着眼前奔腾的黄河水,和这新鲜的世界……

对了,说了这么多,应该说说我们火辣辣好客的兰州主人啦。

初到西部(我不知道这2个字是否准确,但我真的是这样以为啊),一下子还无法适应兰州的水土,恍如梦境般,置身于一个全新的黄土世界。但她不嘈杂,淡定而悠然,恰似蓝天里飘浮的几小片白云,缓缓的轻舞着优雅的裙裾和莲步。我们三人下了火车,来到办公室,2009年3月18日的阳光已经斜斜的西下,傍了这天的晚尾。大概在启程来金城前这里的同事便知晓了我们的行程,姚哥(哈哈,他是这里的负责人,即经理,但我还是如此称呼他,亲切哦)和Mrs.Chen早已预订了丰盛的晚餐(嘿嘿应该叫晚宴才合适),为我们接风洗尘呐。

那晚上我们都喝高啦,不对,是喝High了,酩酊大醉,虽然没人事不省,但许多的细节至今都回忆不起来了。即便如此,我依然记得Mrs.Chen邀请来的三位新兰州人(祖籍1张家港,1福建,1四川)先后到金城奋斗的人生故事,各有各的精彩,各有各的风雨,各是各的传记与传奇,各是各的自立与自尊。他们承袭了父辈们的坚忍与坚韧,学会了金城人的豪爽与朴淳,辛苦打拼,坚定的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

推杯换盏里,听得见他们淳朴的真诚和火一样的热情。我是地道的北方人,也跑遍了中国大半个北疆,北方人率真直爽的个性于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即便我天生酒精过敏,不胜酒力)。而Mrs.Chen也同样是随父辈迁移于此的,她的身上,满装了男儿才有(有的男儿也许没有)的豪气与大度。这个晚上,她的肠胃因长期操劳而落下的老毛病依然还在,但Mrs.Chen气定神闲,泰然自若,谈笑风生,话语里满是朋友的问候和关怀。我俩是同龄人,从她的身上,我读出了金城兰州的魅力与光辉。

本文标题:兰州印象

本文链接:http://zw.nohzy.com/txtxz/99340.html